红黑大战注册邀请码

人才培养

千教万教叫人求真――记我的导师化工学院姜兆华老师

发布时间:2019-10-27 16:28:32

导师简介:
    姜兆华,男,教授、博士生导师。哈尔滨工业大学化工学院副院长。1978年3月-1982年1月,哈尔滨工业大学应用化学系学习,获工学学士学位;1982年9月-1985年5月,哈尔滨工业大学应用化学系研究生,获硕士学位;1985年6月留校任教,1989年3月-1990年3月去日本进修,1995年7月获环境工程专业博士学位。1997年7月晋升为哈尔滨工业大学应用化学系教授。2006-2010年教育部化工专业教执委委员。
    1.研究方向
    1)界面电化学:用微等离子体氧化法技术对金属表面改性等。主要为金属腐蚀与防护,耐磨、耐高温、耐烧蚀涂层;
    2)材料界面化学:界面结合机制及技术、水处理用催化制备与应用、超临界技术;
    3)无机功能材料制备及应用:围绕零维纳米、一维纤维、二维膜的合成制备出发,进一步设计、开发其应用基础研究。
    2.获得成果
    主持和参与完成国家自然基金2项、日本文部省项目1项,目前主持国家863、总装基础研究重点项目各1项。获黑龙江省科技奖(自然类)二等奖2项,获授权国家发明专利6项。
    姜兆华老师治学严谨,行政学术两不误,虽然常常公务缠身,却未忘记关心自己的学生。姜老师经常在周末原本可以休息的时间到实验室与同学们进行交流,或讨论学术问题,或关怀生活问题。他平易近人及风趣幽默的育人风格常常给出门在外求学的学子以家的温暖。
作者简介:
    王云龙,为姜兆华06级博士研究生;贾方舟,李春香为08级博士研究生。

    哈工大报讯(王云龙  贾方舟  李春香)
    博士生王云龙眼中的姜老师
    “轰,轰”,一阵雷声打乱了我的思绪。我抬起头,望着窗外,乌云翻滚,未见雨点,雷声先至。突然,天空一亮,无数的冰雹像断了线的珍珠,我定睛一看,下冰雹了。“这鬼天气,最近总是雷雨不断”,我心里嘀咕。现在这罕见的冰雹又袭来,让人心里更加烦躁不安。我正在为写毕业论文而犯愁,一个下午埋头,胳膊都算了。算了,起来看看窗外这难得的风景。窗外,正是风大树摇叶乱抛。突然咯吱一声,窗前的一支树枝断了,我下意识的,摸了摸我的腰,不禁又想起了导师对我关切的话语“要多注意休息啊”。是的,该休息下了,要不我的腰间盘又得犯了。
    在外的学子,总容易因这种“肃杀”的风景而惆怅感怀,尽管已经快而立之年,但是一向比较恋家的我,对这种情景更加有感触。而每当此时,想起导师对我们的关怀,心里不禁有涌上一股暖流。来哈工大已经5年了,本科时落下的腰间盘病,一直困扰着我,几乎每个夏天都会犯病,每每此时,只能卧床休息。记得也还是夏天这个时候。 我在校园里突然盘发病了,一点不能动,下半身几乎瘫痪,寸步难行,根本无法去医院。导师当时不在学校,但他了立刻让师兄弟们立刻赶到了我的面前,起初试图背着我去医院,可是一动我就疼的无法忍受。导师知道了这个情况之后,马上又联系了车把我送到校医院。躺在医院的病床上,看着消炎药和止疼药一滴滴的往下落,我的眼圈有点湿润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感动处。刚刚躺下,导师的电话过来了,让我安心养病,课题的事先放下。此时,我感受到了师如父母那句话的含义。在我住院的那几天里,导师还和师兄弟们一起联系了校内和校外的医生给我会诊,他给我的关怀,将让我终身难忘。“你要多休息,劳逸结合啊”这是导师总对我关怀的一句话,身体不好的我在他眼里似乎还未脱孩子气,总不能照顾我自己。
    导师对我生活得照顾与关心让我感受到了父母般的关怀,而他在课题方面对我们的指导和帮助,也同样让我们感受师长的耐心和朋友般的情切。在入学做课题之后,一直不是太顺利,曾今一度陷入低谷,我的精神也非常萎靡,对课题一点信心也没有。这时,细心地导师发现了我的情况。 在一个周日的下午,本该老师休息的时间,老师对我进行了开导。先是耐心地询问了我的情况。我说是课题不知道怎么往下做。姜老师给我做了细致的分析,比并提出了几种方案让我考虑。还告诫我,做课题不可能都是一番风顺的,总会感到山穷水复无路的时候,不要轻言放弃。谈话之间,我猛一抬头,才发现老师的黑发之间夹杂的几根白发。那是年轮,那更是操劳的见证,那是牺牲掉的无数个周六、周日的见证。一时间,我竟发现原来大学里的教授博导,竟是这样的平易近人,关怀备至。关怀犹如兄长,亲切恰似朋友。原来博导高高在上的敬畏之感逐渐淡去。在老师的开导之下,我重新进行了实验,当取得一点点进展,我有点沾沾自喜时,老师又找到了我,告诫我才有一点点的起色不能自满,对这最初的实验结果要进行多次的反复重现,排除偶然因素的影响,找出可靠的一般的规律。也许导师严谨的治学才是我们应该正真尊敬的和学习的。
    不知什么时候雨住了,落到地上的大粒冰雹也化了,天更亮。可是今年的天气确实恼人。冬姑娘拖着那长长的裙摆刚刚离去,春姑娘还没来得及送上几缕和煦的春风,夏小姐似乎已经安奈不住,用满大街的短裙和T恤告诉人们她已经来了,却用这断了线珍珠打红了小伙子和姑娘们的胳膊。是的,这就是冰城哈尔滨。寒冷的冬季和炎热的夏季似乎特别长,外来的学子对这份严寒与酷热有着自己独特的体会。可是我又分明从导师以及他领导的实验室里感受到家一般的温暖。
    我不禁想到了大教育家陶行知先生的一句话“千教万教叫人求真”,我的导师姜兆华老师就是对这句话的最好的写真。 他知识渊博、治学严谨、锲而不舍、平易近人。那么,作为学生的我们又能做些什么呢?“千学万学学做真人”。
    博士生贾方舟眼中的姜老师
    姜老师在有行政任务的同时坚持学术研究。工作日期间在行政位置上很少有时间进行学术研究,就利用周末的时间进行研究,我们经常在周末看到姜老师在办公室里进行学术研究。姜老师的这种精神也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们课题组的每一位成员。
    课题组在姜老师的带领和指导下形成了良好的学术研究氛围,在每周周末进行的组会上,姜老师对组会上每个做报告的学生都能提出与报告内容相关的问题,并给出切合实际的建议,让我们少走很多弯路。
    姜老师给硕士及博士研究生代《表面物理化学》的课,讲课风格幽默风趣,内容结合实际,注重学生的综合素质培养,得到学生的一致好评。
    姜老师对待学术态度严谨,对学生要求严格,又不乏关心。
    姜老师对我生活和学习上给予了很多的关心和指导。对于刚博士入学的我来说,博士生涯很陌生,一开始很迷茫,看似要读4年左右的博士其实很短暂,需要有很好的规划。在入学之初,姜老师就积极地跟我们讨论、商量,希望尽早帮我们理清思路,找到自己感兴趣的课题方向。确定课题方向之后,在课题进展计划方面又给予我们很大的帮助。姜老师平时很忙,但一旦有时间就会到实验室去询问我们的近况,如果有困难会尽最大的努力帮我们解决,尽其最大努力给我们提供很好的实验条件。
    博士生李春香眼中的姜老师
    第一次见到姜老师,是2007年9月中旬。去见姜老师的原因是离博士报考结束还不到一个星期,但我还没有导师。我给姜老师简单说明情况之后,姜老师说:“这样吧,时间挺紧的。还是面谈一下。下午两点,理学楼。你能赶过来吗?”你能赶过来吗?是商量的语气,是为我考虑之后发出的询问。说句实在话,当时我心里就想,这个老师,就算是不接受我的报考,人也挺不错的,起码待人态度平和。
    开学后跟老师见面得机会也逐渐的频繁起来。最让我印象深刻的是有一次跟老师谈课题,临走的时候,老师对我说:学习上,生活上有什么困难尽管提出来。有什么意见或者建议也及时的提出来,大家共勉。到时候也不枉我们师生一场。瞬间,心里装的全是快溢出来了的感动。常常在网站上看到一些关于老师对学生态度的帖子,觉得好像大多数学生在老师那里只不过是有手的工具,会思考的奴隶,一张毕业证就犹如唐僧的紧箍咒,学生的卖身契。“也不枉我们师生一场”,起码在人权上、精神层面,老师从心里把我放在了和他相同的高度。如果一个学生能从他的老师那里感受到尊重,那还有什么比这更可贵的呢?
    传闻行政领导都不管学生的课题。对照入学快一年来我的感受,我总结,传闻犹如谣言,可信度能有多大呢?每半月一次的组会,只有老师一人每会必出席,针对每人的汇报必给建议。九点的组会,八点半的时候,老师肯定已到。有时候一觉过头,顺墙根后溜之际,碰到老师布满血丝的眼睛,虽无半点责罚之意,但也顿觉羞愧至极。
    正是这些平常小事,点点滴滴表现了姜老师治学严谨、锲而不舍、平易近人的优秀品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