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黑大战注册邀请码

教师队伍

网易对话“嫦娥一号”数管分系统主任设计师赵蕾

发布时间:2019-10-27 16:35:47

主持人:各位网易的网友大家下午好!欢迎您准时光临网易聊天室,我是主持人林海,今天是我们“嫦娥”英雄谱系列访谈的第六期,非常高兴请到了数据管理主任设计师赵蕾女士以及研究室副主任郭坚老师两位作客网易新闻中心,与我们聊天“嫦娥一号”背后团队的故事。

主持人:非常高兴两位作客网易新闻直播室,如果各位网友有任何对于“嫦娥一号”以及两位的问题尽管提出来,统统发到页面聊天室以及泡泡聊天室,我们会请两位嘉宾为你们及时解答。

主持人:进入惯例,每位嘉宾过来,因为你们是九大系统之中的一员,介绍一下你们的系统,用普通的onmousemove=kwM(6); id=key5 onmouseover="kwE(event,6, this);" style="COLOR: #6600ff; BORDER-BOTTOM: #6600ff 1px dotted; BACKGROUND-COLOR: transparent; TEXT-DECORATION: underline" onclick="return kwC();" onmouseout="kwL(event, this);" target="_blank">语言,大家能听懂的语言介绍一下你们是干什么的。

赵蕾:卫星这九大分系统,我们这个叫数据管理分系统,这个分系统的主要功能就是用于星上的遥测、遥控、程控和自主管理、星时(星上时钟)管理,主要是对卫星的管理与控制,主要是一个计算机系统。

主持人:你看我们理解错误了,我们一开始以为这个数据是星上载荷,发过来的东西到你们这儿,经过数据处理,以及星上所有信号到你们这边进行数据库的整理以及分析,这也是你们的工作之一吗?

赵蕾:对,这也是工作之一。

赵蕾:这只是之一,所以我们理解得狭隘了。

郭坚:卫星上面的数据,你刚才说的那部分是针对有效载荷的数据,这可能是卫星应用的科学目标,科学目标主要是把载荷的数据发下来,实际上卫星应用还有一个工程目标,保证卫星onmousemove=kwM(9); id=key8 onmouseover="kwE(event,9, this);" style="COLOR: #6600ff; BORDER-BOTTOM: #6600ff 1px dotted; BACKGROUND-COLOR: transparent; TEXT-DECORATION: underline" onclick="return kwC();" onmouseout="kwL(event, this);" target="_blank">安全可靠地到达月球,然后绕起来,这个我们叫平台系统,平台系统本身也有很多数据,包括还有很多指令,怎么把数据通过组织,变成无线电波传下来,接收指令控制卫星上的设备,保证整个卫星可靠的运行是我们的重点。

主持人:如果看两位,我觉得郭坚更像IT从业者,头型与我们楼上技术部的员工比较相象,数据可能是九大分系统中我稍微了解的,因为和IT沾边。

赵蕾:我们的分系统主要有硬件和软件,软件属于星上的灵魂,核心,所有的控制都是由软件做的,我们的分系统主要是上行接收指令,地面对卫星控制的指令。

主持人:那几次变轨都是你们控制的?

赵蕾:对,星上通过我们接收,分发,下行就是把星上所有设备的遥测参数,各个设备的工作状态、工程参数全部收集起来组成下行,是这样的过程。

主持人:岂不是在今后一年过程中,你们的工作量要比其他系统稍微多一点?

郭坚:也不能这么说,只能说我们工作时间长一点,我们一直在工作,因为我们是一个onmousemove=kwM(8); id=key7 onmouseover="kwE(event,8, this);" style="COLOR: #6600ff; BORDER-BOTTOM: #6600ff 1px dotted; BACKGROUND-COLOR: transparent; TEXT-DECORATION: underline" onclick="return kwC();" onmouseout="kwL(event, this);" target="_blank">服务系统。

赵蕾:一个卫星平台。

郭坚:打个不恰当的比方,比如我们是鼻子,一直在呼吸,比如有些系统,像有效载荷是拍照的时候才工作,我们是一直在工作。

主持人:刚才邵老师说他是乙方,一直在工作,你们又是一个系统,大家都在谈协作,你们和各个部门的合作是不是会更多一点?

赵蕾:我们这个平台对所有分系统都有接口,因为我们要收集所有的数据,发控制命令,所有的分系统都有我们的接口,硬件系统和软件协议,应该是跟所有分系统都打交道。

主持人:您是负责总体设计这一块的?

赵蕾:对。

主持人:郭坚呢?

赵蕾:偏向于软吧。

郭坚:对,偏向于软件设计一点。

主持人:分软件设计、硬件设计,您全包圆了?

赵蕾:所有结构应该都是这个样子。

主持人:其他老师在访谈的时候我们可能问不出这样的问题,在IT这样的行业,年轻人好象处于行业的领先位置,因为这个行业在不断地更新、不断地前进,随着年龄增大,很多人退出一线,您怎么一直坚持在这个行业中?因为我们知道IT的更新速度是非常快的,而且压力很大,在这个行业工作的人都是年轻人。

赵蕾:可能有一个偏见,以为我们这就是纯做软件,也不是这样的思路,软件是我们的一部分,我们整个分系统实际上作为卫星的平台,应该是由各个部分组成,软件还是它的核心,所以我们一般做软件的都还是很年轻的。

主持人:像郭坚这样的?

郭坚:我已经不算最年轻的了(笑)。实际上这块,怎么说呢,你了解到的软件可能理解的是编程人员,实际上从卫星的角度来讲……

赵蕾:还不是,主要是星上的数据流走向。

郭坚:包括总体的架构设计,刚才说我们主要是嵌入系统,软件、硬件实际是不可分开的,需要有很多系统的经验和支持,所以我们还是需要有一些人,尤其主任设计师能够来做一些总体设计,具体编代码的工作可能还是年轻人。

主持人:你们的软件更新速度不像外界这样波涛汹涌?

赵蕾:速度还是根据需求来的,航天还是讲究可靠性,因为那么高的造价,如果天上出现什么问题,一旦发生什么问题,成本风险还是比较高的。

主持人:但我听说这颗星还是比较便宜的?

郭坚:具体整颗星的报价我们也不是很清楚,但我们在做这颗星时,可能在成本方面考虑得多一点。

主持人:其实各个分系统在谈的时候都觉得自己的系统一旦出问题可能都会拖大家的后腿,所以谁都不敢大意,不敢让它出问题。软件这块系统里的问题是不是会更加隐蔽一些?有时候很不容易被发现?

郭坚:是的。软件嘛,理论上软件从某种角度来说不可能做到百分之百没有缺陷,但我们通过做设计,包括我们的测试都是非常注重可靠性的,尤其是测试这一块,这样能保证我们有各种各样的措施,包括容错措施来保证,首先是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另外即使里头有缺陷,也能够保证它不会造成故障,应该说我们采取了各种各样的方法,有比较严格的控制措施。

主持人:我们在网络上经常看到一些帖子,都在说有女上司好还是不好,你有一位女上司感觉怎么样?

郭坚:我们合作其实很愉快。因为赵蕾,就我个人来讲,我刚开始来单位的时候就跟她一起工作过,那个时候她也是教了我很多东西,本身我们并不陌生,一直很熟悉,以前也做过很多别的情况,嫦娥以外的其他情况也做过。

赵蕾:我们原来是神舟飞船的。

郭坚:我们配合一直都比较好,可能交流上就没有任何问题了。

主持人:干脆你就别叫赵老师,别跟我学,刚才你叫赵蕾叫得非常熟练,他平常是不是就这么叫您?叫大姐吗?

赵蕾:(笑)基本都这么叫。

主持人:看来学理科的人都特别直接,您怎么看待您这位下属?

赵蕾:还是相当积极肯干的,他实际上已经是我们工程院的副主任了,他在型号里是副主任设计师,但在我们室里已经是副主任了,从对型号的支持来说还是很大的,他本人也做了很大的努力,在软件结构设计当中出了很大的力。

主持人:在嫦娥团队中像郭坚这个年龄段的人是很多的,在这个年龄段里你算小算大?

郭坚:我算大的了,但是差别也不大,一般大部分人比我小个一两岁、两三岁。

主持人:我忘了跟网友交代一下,郭坚能透露你的年龄吗?

郭坚:没问题,没问题,30岁。

主持人:女士不敢问,结婚了吗?

郭坚:结婚了。

主持人:这个层次算大的,如果是研究生毕业的话工作也就几年,本科生也就七八年的工作经历,这么短的工作经历对于参与这么大的项目,做这么一个复杂、风险很高、时间要求很大、背后压力很大的项目,你是怎么完成的?

郭坚:实际上我们在这里头,年轻人成为工作中的骨干,其实是一种普遍现象,可以说是比较普遍的现象。这里头一方面,我们来了以后一直也是受航天精神的熏陶,一直在从事这个工作,耳濡目染,应该说成长都比较快,另外给我们的机会比较多,现在国家的重点型号也比较多,应该说成长都比较快。另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有赵蕾这样的经验更丰富的人在这儿,实际上我们很多的方案,包括具体设计,都是要经过主任设计师参与,并且要经过她的审核批准的,几乎每一件关键的工作,不仅仅是分系统内部,作为研究室来说还有一个专家小组,我们部门也有专家小组,应该说每一层都有专家进行把关,这样我们年轻人做事情心里也更踏实一些。

主持人:刚才郭坚一直在夸赵蕾,你们知道为什么?我给你们读一段很短很短的简历,赵蕾93年进入神舟系列的小组,她一直负责从神一到神六,所有神舟系列你都参与了,神舟对于我们来说很熟悉,可能你还参与其他的星,但我们不认识,不知道,神舟,大家都知道的,从一号到六号,七号您还参加吗?

赵蕾:七号就没有参加,就过来了。

主持人:您呢?

郭坚:没有,赵蕾他是神舟飞船的副主任设计师。

主持人:这是很厉害的经历,从神一到神六这么长的时间段您一直在一个项目,我们很想知道您到底负责神舟哪一块?

赵蕾:也是数据管理分系统,里面的核心,中央单元就是软件和硬件的设计。

主持人:知道有多厉害了吧,知道为什么郭坚一直说好厉害。

赵蕾:主要还是一种经验吧,按说他现在是更厉害了,因为他在不断更新。

主持人:郭坚是哪个学校毕业的?

郭坚:我是浙江大学。

主持人:onmousemove=kwM(5); id=key4 onmouseover="kwE(event,5, this);" style="COLOR: #6600ff; BORDER-BOTTOM: #6600ff 1px dotted; BACKGROUND-COLOR: transparent; TEXT-DECORATION: underline" onclick="return kwC();" onmouseout="kwL(event, this);" target="_blank">专业是什么?

郭坚:专业偏机械电子工程,也对计算机软件这块比较感兴趣。

主持人:你进入行业多长时间?

郭坚:99年毕业到现在8年了。

主持人:毕业就来这儿没有去过别的地方?

郭坚:没有。

主持人:你知不知道社会上你的身价是多少?

郭坚:不知道,也没有去打听过。

主持人:不知道你现在的薪资怎么样,也不知道你选择航天作为你的事业,尤其像你这样的年轻人,30岁正是社会onmousemove=kwM(4); id=key3 onmouseover="kwE(event,4, this);" style="COLOR: #6600ff; BORDER-BOTTOM: #6600ff 1px dotted; BACKGROUND-COLOR: transparent; TEXT-DECORATION: underline" onclick="return kwC();" onmouseout="kwL(event, this);" target="_blank">职业黄金年龄段,正是挣钱、养家、娶老婆、养孩子、养老人,又是中段,又是挣钱的黄金年龄,这个时间段很多社会上的年轻人都在寻找更好的挣钱机会,你呢?考虑过这些吗?

郭坚:应该说是年轻人可能都会考虑这方面的问题,但我觉得现在在这个行业里,我也有一些同学在不同的行业,跟他们一起有些探讨,我觉得在我们这个行业可能有一个优势,确实经常能感觉到更重的责任感和荣誉感,确实我们做的很多事情都是跟国家相关的,我觉得很少有行业能够像我们这样得到国家的重视,并且感觉到自己是在为自己的国家尽自己的一点绵薄之力,可能不一定是每个行业都能有明确的感受,这是我们的优势。

主持人:我想问问你经常和同学交流,你能不能说说你在同学中的薪资排行在什么位置?

郭坚:这个,没有特别的比较过,我想应该会不算最高也不算最低吧,可能是这样的情况吧。

主持人:航天事业是我们国家的事情,又有成就感又有责任感,我相信国家应该给你们更好的待遇,尤其是为了吸引年轻人,如果你们流失的话对国家损失太大了,赵蕾也不希望郭坚流失吧。

主持人:我看你们答的题,你最喜欢的书是《飘》,我看您的简历时,您很喜欢外国的文学作品?

赵蕾:这都是上中学时候经常看的一些东西。

主持人:现在看什么呢?

赵蕾:现在看得比较少了(笑)。

郭坚:现在没时间,主要看技术报告。

主持人:技术报告好象没有《飘》这样的文学作品更有意思。

主持人:我看到您还是非常喜欢读金庸是吧?

赵蕾:对,那是上onmousemove=kwM(7); id=key6 onmouseover="kwE(event,7, this);" style="COLOR: #6600ff; BORDER-BOTTOM: #6600ff 1px dotted; BACKGROUND-COLOR: transparent; TEXT-DECORATION: underline" onclick="return kwC();" onmouseout="kwL(event, this);" target="_blank">大学时候的。

主持人:中学时喜欢读外国文学作品,大学喜欢读金庸,金庸里您喜欢哪个人物?

赵蕾:实际上我喜欢里面刻画的女性人物,各式各样的性格。

主持人:金庸在几部小说里刻画的女性人物有很多都是很完美的,有很多古灵精怪的,您最喜欢哪种类型?

赵蕾:古灵精怪的。

主持人:阿紫?您能找出一个最喜欢的吗?

赵蕾:时间长了想不起来了,只能说各式各样的。

主持人:郭坚喜欢看什么书?

郭坚:武侠小说我也喜欢看,以前大学时候看。

主持人:大学时候基本都看,没有不看的,谁要说大学时一本武侠小说没有看的,太少了。不过看郭坚的身材体魄应该比较喜欢体育运动?

郭坚:谈不上吧,打打乒乓球吧,现在打得也不是太多,偶尔运动运动。

主持人:您的团队现在有多少人?

赵蕾:将近10个吧。

主持人:平常您带他们出去,有没有什么腐败的行为?经常带您的团队去哪儿腐败?去哪儿吃吃喝喝?

赵蕾:比较少。

郭坚:比较少,但也有。我们曾经去钱柜唱过歌,我们吃饭也吃过几顿,都是找附近的,离我们单位比较近的,航天城那边、回龙观那边,近一点的地方,因为吃完饭还得回家,不要太远。

主持人:没有带领你们的队员狠狠宰赵主任一顿?这回发射成功是机会啊。

赵蕾:都还在飞控嘛,聚不齐。

郭坚:我们先忍着(笑)。

赵蕾:有六个组员还在飞控。

主持人:两个人在网易,六个人在飞控?

郭坚:四个人在飞控。

主持人:其他人呢?

赵蕾:值班啊。

郭坚:我是昨天晚上的夜班,她是今天晚上的夜班

主持人:主任设计师也要参加夜班吗?

赵蕾:人手还是要值班。

主持人:像郭坚这样身强体壮,熬一个晚上根本没有问题,多熬几个晚上,上完夜班现在还这么精神(笑)。12小时一倒的工作对你们来说是不是已经家常便饭了?

赵蕾:经常。值班是很规律的,以前研制阶段时加班根本就不是12小时的问题了。

郭坚:这块我们还是有一些故事。

主持人:讲讲故事。

郭坚:关于加班的这个,我感受,尤其在出样阶段,我个人觉得最困难的是出样阶段,那会儿进度也紧张,质量要保证,我们有一个同事叫张猛(音),今天没来,他也是我们另外一个副主任设计师,他在值班阶段。因为当时过年,年轻人嘛,那会儿也没结婚,单身,比我小两岁,回家的票买好了,结果又退了,你也知道票不好买,现在从北京回老家票非常不好买,好不容易买着了票给退了,因为这边当时特别紧张,实在忙不过来了,另外还有一个同事,当时春节,叫叶志玲(音),一个女孩,她买的票是大年三十上午的票,腊月二十九那天晚上一晚上没睡,在实验室调程序,到了早上时实在不行了,必须去火车站了,当时我们也是跟她说,明天要走了,别做了,但她也是不放心,过完年没几天又回来了。加班的时间还是比较多的。

主持人:你那天干嘛?

郭坚:我那天也在上班。

主持人:夸奖了别人半天,自己不说。

郭坚:没有,我那年没准备回家。

主持人:那时候正好比较紧,春节过后要交软件,测试,需求刚刚有变化,还要测试什么的。

主持人:那时候接到要变化的任务,是不是心里很不高兴?

赵蕾:也都习惯了,经常这样。

郭坚:也理解。

主持人:我给你们一个机会,反正他们一会儿也能听到,肯定会来看我们节目的,你们就把牢骚发一发,没onmousemove=kwM(2); id=key1 onmouseover="kwE(event,2, this);" style="COLOR: #6600ff; BORDER-BOTTOM: #6600ff 1px dotted; BACKGROUND-COLOR: transparent; TEXT-DECORATION: underline" onclick="return kwC();" onmouseout="kwL(event, this);" target="_blank">关系,现在他只能看你们,不能说你们。

郭坚:工作需要,也不光我们一个是这样,其他分系统,我们了解到好象是哪个分系统正月初一初二还做实验呢。

赵蕾:如果我们分系统赶得比较长,这种情况赶得比较多,好象一要过年了,大家要休息了,但你这时候需要改什么东西,必须在这个时段改好了,等大家上班了,正好不影响测试,经常是这样。

郭坚:我们那有个笑话,以前我们的研究室主任一句口头禅挂嘴上的是“明年就好了”,这句话挂嘴上已经好多年了,熬过这阵子就好了。

主持人:你们过年想不想家?有时候我们跟一些公司联系,尤其是小公司,别说二十九了,基本上那个时候就停滞了,过年之后很长时间才能恢复过来,你们呢?

赵蕾:这是人之常情吧。

郭坚:可能跟我们整个氛围有关系,小公司可能是整个公司的,我不太清楚,是不是业务到年底就不多了,我们搞卫星的,包括搞飞船的,他的时间安排不跟咱们国家的传统节日相关,是按照它的计划节点,认为什么时候做什么事情。

主持人:网友问,有加班费吗?

郭坚:如果是节假日的加班,有领导看望的话……(笑)但是很多加班都是自己的加班。

主持人:那你们年夜饭怎么解决?

郭坚:各有各的办法,单位也有食堂,食堂会安排。

主持人:赵主任没有请你们去外边吃一顿?

郭坚:反正各自吧,各自都会想办法解决,有时候跟同学、朋友一块儿,年轻人还是有办法的。

赵蕾:年夜饭还是希望跟家人。

赵蕾:一般年夜饭也都调开了,也不是一定要大年三十那一刻一定要加班,年夜饭还是要吃的。

主持人:但onmousemove=kwM(3); id=key2 onmouseover="kwE(event,3, this);" style="COLOR: #6600ff; BORDER-BOTTOM: #6600ff 1px dotted; BACKGROUND-COLOR: transparent; TEXT-DECORATION: underline" onclick="return kwC();" onmouseout="kwL(event, this);" target="_blank">手机不能关机?

郭坚:手机我们经常是要求不能关机。

主持人:刚才你也介绍了要值12小时班,来回倒班,大概要值到什么时候?

赵蕾:目前来说要月底吧。

郭坚:看统一安排,整个卫星工程的安排。

主持人:几大系统中像你们这样还在12小时、12小时值班的有几个系统?

赵蕾:都在。

郭坚:火箭除外,发射场火箭,其他像测控、卫星、载荷。

赵蕾:新上设备也有,都要做好准备,因为各个时候,如果有问题要及时发现、及时解决。

郭坚:而且我们还有一次重要动作,明天还有一次变轨。

赵蕾:进入“使命轨道”。

主持人:你们给它起名“使命轨道”?

赵蕾:这颗星能够展开科学探测的任务,是它的使命。

主持人:我们知道在研制硬件时都有使用寿命,它的使用寿命是不是也是一年?

赵蕾:它的寿命是一年,但一般onmousemove=kwM(10); id=key9 onmouseover="kwE(event,10, this);" style="COLOR: #6600ff; BORDER-BOTTOM: #6600ff 1px dotted; BACKGROUND-COLOR: transparent; TEXT-DECORATION: underline" onclick="return kwC();" onmouseout="kwL(event, this);" target="_blank">电子产品都打了很多的富余。一般设计都是容余、备份。

郭坚:我们的寿命和可靠性有联系,我们保证一年的寿命,这个可靠性是非常非常高的,过了这个寿命,可能可靠性就会降低。

赵蕾:不能保证吧,本来是双机的,有可能一个坏了另外一个还可以工作,但好象现在基本还没发现。

郭坚:对,一般我们数管的设备还是比较皮实的,寿命比较长。

主持人:这次“嫦娥”卫星非常顺利、完美,让大家看到了一次完美的升空,在“嫦娥”升天的时候我看到飞控室一片掌声,奔向月球时也是,减速时也是,好象昨天那次最激动?

郭坚:我们也一样,我们也激动。

主持人:你们有没有特别关注自己那套系统?

郭坚:那当然了。

主持人:那套系统在星上有什么表现吗?只要大家都在正常工作就证明你们的系统是好的?

郭坚:不是,每个分系统都有自己的参数。

赵蕾:整个卫星平台服务这个事儿是好的,但我们自身还有一些运转。

郭坚:我们有专门的参数来表明各个工作的状态。

主持人:现在我们看到媒体评论以及媒体报道,以及我亲身听到的事情,对于“嫦娥”所有的说法都非常完美,按照我们设计的最佳路线前进,按照相同的节点进行刹车、绕月、入轨等动作,而且我们的飞控、热控系统都非常正常,帆板也很正常,都非常好,两位有没有不同的声音?你们有没有看到“嫦娥”不是特别完美的地方,不在你们最好的路线、最好的设计方案上,有吗?

赵蕾:应该是没有。

郭坚:对,相对于最初的设计来看应该是非常完美的。

主持人:到现在为止我们这些外行、媒体从业者和老百姓看不到不完美的地方,从专业从业者来说现在还没有任何不完美的地方?

郭坚:对,我们也觉得很纳闷,因为确实是,从我们最初设计的方案来看,到目前的实现是非常完美的,没有出现任何异常,当然以后从技术高度来讲我们还要继续进步,还要完成更好的,要求更高的任务来看还是有待提高的。

主持人:如果让您给“嫦娥一号”评分您怎么评?

赵蕾:应该是90分以上。

主持人:我都想评120分,因为我找不到它的毛病。

主持人:现在想问一下关于同类比较,“嫦娥一号”现在您负责的数据系统如果和国际上的技术比较,我们现在处于什么样的水平?这块是不是很难比较?

赵蕾:确实很难比较,因为各有各的特点,“嫦娥一号”这边实际上是根据我们国家现有的科学技术的特点,在短短三年之内完成绕月,这还是具有咱们国家的特点的,在现有的运载onmousemove=kwM(1); id=key0 onmouseover="kwE(event,1, this);" style="COLOR: #6600ff; BORDER-BOTTOM: #6600ff 1px dotted; BACKGROUND-COLOR: transparent; TEXT-DECORATION: underline" onclick="return kwC();" onmouseout="kwL(event, this);" target="_blank">能力、现有的卫星平台经过改造,这么短的时间实现绕月。

主持人:这是一个很难做到的事情,我们做到了,这是一件很提气的知情。

郭坚:对,应该是。

主持人:你们这些从业者是不是也常常舒了一口气?

郭坚:差不多,现在还没到那个时候。

主持人:还没进入使命轨道,一定要进入那块吗?

赵蕾:现在应该是八九不离十,但是科学嘛,不看到最终的结果不能下定论。

郭坚:现在我们值班也丝毫不能松懈。

主持人:看到数据都非常完美,还是不能松懈?

郭坚:对,数据要一直盯着,现在完美不等于过一会儿还完美。

主持人:我在这一系列的访谈前就知道叶总好象送了每人一本书,是什么书?

主持人:《细节决定成败》。《细节决定成败》这本书我是知道的,但据说叶总在里面写了一句话,不知道每个人是不是写得一样。

赵蕾:没有看别人的(笑)。

主持人:这句话我们一定要慢慢找到,破译开来,看看叶总给每个人写的话是不是一样。

赵蕾:真不一样吗?

主持人:我不知道。

郭坚:下回来让人把那本书都带来。

主持人:您感觉呢?

赵蕾:我觉得不会都不一样。

主持人:其实我更认为叶总给每个人写的都应该一样,因为此次“嫦娥一号”飞行探月非常完美,一点错误都没有出现,可能这本书也起了一些作用,可能这本书不一定每个人都去看,不过我估计标题一定会在大家的心里,按照这个来做。

赵蕾:从整个研制过程来就强调工作要严、细、慎、实。这几个是反复强调的事儿,我想各个部门、各个设备可能都是按照这个来踏踏实实做好自己工作的。

赵蕾:大家的工作做好了才能保证整个卫星的安全。

主持人:确实是一个很困难的事情,做到这一点,让它这么完美,太困难了。

主持人:这份是您的答案吗?“您不能兼顾家庭与孩子”,您的孩子多大了?

赵蕾:我的孩子现在上中学。

主持人:您参加神一到神六的项目,也很繁忙吧?

赵蕾:对,一直是这样。

主持人:一直这样走下来?

赵蕾:我印象比较深的是,孩子上小学的时候,小学一年级神一,二年级神二,基本上到神六,就是小升初。

主持人:他上一级您也上一级。

赵蕾:对(笑),实际上每年要发射基地来回跑。

主持人:他现在初几了?

赵蕾:初三。

主持人:初三是“嫦娥”,您准备让他大学做到什么?

赵蕾:好好考上大学。

主持人:“嫦娥”二期?

赵蕾:没那么快。

主持人:听说二期现在你们都在参加讨论,那个难度是不是比现在大得多

赵蕾:当然了。

主持人:给各个系统都提出了新的要求,对于数管这块呢?

郭坚:也对我们提出了新的要求。

主持人:很难做到这一点?

赵蕾:对,从整个处理器到芯片、具体的技术细节方面……

郭坚:还在特别。

赵蕾:都有很大的提高。

主持人:你们什么时候准备狠狠吃赵蕾一顿?是不是准备等到12小时不加班以后就开始?

郭坚:对,我们正在积极策划当中。

主持人:如果需要提供什么高档餐厅地址我给你提供(笑)。

赵蕾:需要赞助(笑)。

主持人:坚决不能赞助。

郭坚:待会儿结束就找你(笑)。

主持人:听说你们在工作的时候很长时间都不能休假,院里出了一个规定好象是要强制休假?

赵蕾:对,是这样,如果没有休假的话室里就要被扣分了?

主持人:是不是要扣你分了?

郭坚:对,我也是被扣成员之一。

主持人:真正什么时候休假?

郭坚:争取“嫦娥”结束以后吧,飞控结束以后。

主持人:什么时候?

郭坚:我估计11月以后。

主持人:12月就可以休息了,马上等你们休假回来,就要进入“嫦娥”一号的这些,然后“嫦娥”二号要开始研制了?马上进入下一个系统?

赵蕾:可能还是一个进度安排的事儿。

主持人:我一直觉得你们在不停地接受压力的过程中,我很想问问你们是怎么调节自己心态的?压力这么大,项目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赵蕾:要求是这样,目标是这样,但这个东西还是平常心态吧,尽量做好自己的工作,最后出问题的时候压力更大。

郭坚:好在我们是一个团队,我们可以互相鼓劲。

主持人:有一位哲人这么说过“习惯于成功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郭坚这边我不知道到底成功多少次,但是您这边成功的次数实在太多了,孩子一年上一年,您也一年上一年,“嫦娥”也成功了,都成功了,您是不是已经习惯于成功?

赵蕾:其实在这当中,哪怕你工作做得很好,可能还是有个运气吧,这个工程,哪怕你这边做得很好,有可能大的工程,某一个系统或一个小地方做得不好,就会引起整个的失败,所以可能还是有一定的运气在里面。

主持人:不是,您这运气也实在太多了,神一到神六都成功,“嫦娥”又这么完美。

赵蕾:我们有好多型号,我们做数管分系统,实际上每个分系统都没有出现什么大的问题。

郭坚:赵蕾这边基本都成功了。

赵蕾:本身数管系统基本都是成功的,但整个星的成功……

主持人:因为这是一个系统工程,大家都团结合作,如果有一个人像“短板”……

赵蕾:对。

主持人:这点上你们是不是非常害怕其他人出现问题,或者害怕因为自己而影响其他人的工作?

赵蕾:对,完全是这样。

主持人:在这种情况下一个人要承担很大的压力,尤其是主管,我相信赵蕾要承担很大的心理压力和责任,团结团队,和其他团队协作,管好自己这一块,同时也想着自己千万别拖别人后腿,也希望别人别拖咱们后腿,这些情况下你怎么处理?

赵蕾:如果别人怎么样,你只是希望,别人的事儿你可能也不能怎么着,但对于自己分系统内部的事儿,肯定一定要把握住,哪些地方容易出问题,哪些地方的测试测得不是很到位,有可能会出现一些问题,跟别的分系统的接口,像协议啊,有什么二议性啊这些,有可能会导致些什么问题,还是要通盘考虑一下。

主持人:很多网友听到你们说休假扣分的时候,都要求“我要扣分”我要扣分”,太兴奋了,希望你们在嫦娥结束以后能够放松一段时间,都休休假,因为你们还有很多任务要完成,而且二位现在还这么年轻,马上肯定还会有更多的任务发给你们,而且我国现在航天的脚步走得越来越快,让我们目不暇给的感觉,飞快地往前发展,而且此次“嫦娥一号”这么成功、这么完美也是让我们意想不到,我们做媒体的也感觉到太棒了,像在做梦一样就完成了。

主持人:全部都是好消息,一直也有好消息过来。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作客网易新闻中心,最后再给二位一点时间,请赵蕾评价一下郭坚,他在您团队中属于什么位置呢?

赵蕾:应该是骨干,实际上从团队来说,他应该是个带头人。

主持人:郭坚呢?

主持人:你怎么看待赵蕾?

郭坚:既是精神领袖,也是技术上的总负责,赵总。

主持人:郭坚长得很帅,而且他的嘴角有一个酒窝,导播给郭坚拉一个特写,长得很帅的小伙子,不过结婚了。谢谢各位网友,随着时间的推移,“嫦娥一号”明天就要进入它的使命轨道,我们也在等待着消息,明天你们就会进行庆功会,我觉得是非常喜庆的日子,应该被记为院内的节日,因为这是我们国家航天领域跨了一大步,是我们很大的一个成就,当然这些伟大成就有很多您都参加了,您要记的节日是不是太多了一点?

主持人:谢谢各位网友参加我们的访谈,如果还有问题两位老师没有回答,请你把问题发到网易新闻中心,刚才onmousemove=kwM(12); id=key10 onmouseover="kwE(event,12, this);" style="COLOR: #6600ff; BORDER-BOTTOM: #6600ff 1px dotted; BACKGROUND-COLOR: transparent; TEXT-DECORATION: underline" onclick="return kwC();" onmouseout="kwL(event, this);" target="_blank">聊天室的页面中我们都能看到,一定请两位再次回答。明天我们也会去庆功会,看看这些英雄是怎么欢庆的,希望能找到一些有意思的画面,希望让更多英雄的面孔展现在所有网友面前。

主持人:因为他们平常太默默无闻了,大家可以用百度搜搜他们的名字,基本搜不到,太少了。因为他们都在工作,从神一到“嫦娥”这么短几年赵蕾在不停地工作,郭坚这么年轻已经是副主任了,他们都在不停地工作,没有时间接受媒体采访,让我们感谢他们,用早上一位网友的话“所有网民祝他们身体健康”,谢谢二位作客网易新闻中心,也谢谢各位网友,明天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