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黑大战注册邀请码

教师队伍

师生随笔――记机电学院古乐老师

发布时间:2019-10-27 16:33:07

    哈工大报讯(叶振环/文)晚上十一点从实验室走出来,拂面的暖风迎面吹动路灯下低垂的柳枝,和同行的师妹谈起读博做科研的诸多问题,一路上漫无边际的闲扯,师妹却突然说“师兄年纪挺小的,只是比我们入行早罢了。”我不知如何作答,抬头望着前边空荡荡的马路。寂静的校园里偶尔有几个刷夜的学生在路边练习轮滑,羡慕他们的青春活力和潇洒自如,却又不肯去尝试和付出,最后只能转而钦佩他们的执著和热爱。 
    从硕士念到博士,心中一直淡淡的。不知道是淡淡的好还是淡淡的坏,能够坚持下来选择读博,我想应该是一种淡淡的默认。 
    按照师妹的说法,叫做“入行”,但说起来惭愧,我却是古老师“捡”来的学生。读本科的时候虽然学的就是机械专业,但都是基础课程,面对研究生阶段要选择的专业方向可谓是望文生义。另外,我是从外校考来的学生,没有太多的优势去联系导师和了解各个专业方向,所以真正到了研究生入学师生互选的时候我只能拿着笔根据临时发给我们的导师介绍随便找了几个看起来还比较感兴趣的研究方向,无奈几位博导早已学生爆满,所以师生互选结束的时候我还还不知自己的归属茫然站在会议室门口不知所措。 
    跟着古老师进入实验室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知道该做点什么,“摩擦学”这个专业方向似乎都不能够和机械联系在一起,和它比起来我第一次感觉“工业设计”在机电学院是多么的合理。古老师找我谈话是在进实验室一个月之后,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里详细的给我介绍了一遍整个实验室的情况包括正在进行的具体工作,当时他手上正好有一个刚拿到的基金课题,本来是上一年申请准备给师兄做的,可是阴差阳错推迟了一年,师兄急于毕业找了其他课题做,古老师给我说“你看看愿不愿意做这个课题,要是你以前有什么自己的打算也可以去找其他老师跟着做”。 
    一方面我本身就没有什么特别倾向的课题兴趣,还有也不想太麻烦,所以考虑之后我决定就留下来接这个基金项目做。基础课题,更偏重于理论,开始不久我就发现自己其实数学功底并不是那么好,但是为了毕业我只能硬着头皮往下走,而古老师也非常理解我的心情,没有给我太多的压力和任务,反而在我研究的过程中不断的鼓励我“基础研究不会像应用研究样的容易出结果,往往可能最后发现当初申请课题时的假设都是不准确的”可是不管怎样,我依旧做得不够好。08年5月末我的理论才算有一点点结果,面临6月末的毕业答辩我只有一个月的时间完成实验,那段时间哈尔滨的天气已经渐渐热了起来,在地下室古老师每天都抽出半天的时间和我一起动手设计做实验,油污、噪声和热包围了我们,可是有古老师在旁边指点感觉反而比我独自坐在电脑旁计算要轻松和愉快得多。 
    毕业的时候正好赶上一个会议征稿,古老师让我整理出了一篇文章提交,虽然说的是让我整理,但最后古老师却花费了更多的时间,因为是我写的第一篇学术论文而且还是英文,质量特别粗糙,古老师除了自己准备之外还要帮我修改,理论部分本身就不太容易说明白,古老师常常找到我逐字逐句的重新翻译和修订文章语句,这篇文章可是很费了他的心。 
    这篇文章跟着我参加会议宣读之后,投递两个外国杂志都没有被收录,无奈之下我转投国内杂志,昨天打开邮件又被告知直接退稿,我看过之后坐在椅子上想了几分钟,有一些淡淡的忧伤。其实我知道自己的文章质量,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可是想到古老师始终告诉我从上往下投的那种不甘和这两年来他带给我的收获,我始终没法向他开口说“算了,随便投一个杂志吧”。面对今年年底就要结题的现实,已不是他博士生的我依旧有责任将我未完成的工作做完。 
    走到公寓门口看到花园里有俄罗斯人在聚会,他们的吉他、笑声和啤酒总是和偶尔低头疲惫走过的中国学生形成鲜明的对比。深夜的风有些凉意,我不愿逗留,低头加快步伐进了楼。身后传来楼上学生的大声抱怨,留学生的声音就渐渐远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