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黑大战注册邀请码

教师队伍

以身立教,为人师表――材料学院刚铁教授育人事迹

发布时间:2019-10-27 16:28:45

导师简介:
    刚铁:1952年出生,工学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1986年5月至1987年5月作为访问学者赴日本大阪大学工学部进行合作研究。2000年10月至2001年8月作为客座教授赴日本大阪大学接合科学研究所进行合作研究。现任哈尔滨工业大学现代焊接生产技术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
刚铁教授兼任中国机械工程学会会员、中国焊接学会焊接生产制造与质量控制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山东大学“材料液态结构及其遗传性”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工程力学编委、中国焊接学会理事、中国焊接协会理事、黑龙江省焊接学会副主任委员。
刚铁教授主要从事无损检测技术与焊接过程控制等方面的研究,承担多项国家及省部委项目,主要包括:国家高科技863重大军工专项,总装国防预研项目及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及横向课题等,共发表学术论文100余篇,申请发明专利3项,合编著作3部,获得国防科技进步三等奖3项,省教学成果二等奖1项。并获得国家科技部国家重点实验室计划先进个人奖励。
作者简介:
    赵雪梅:1982年出生。2004年6月获哈尔滨工业大学材料成型与控制工程学士学位,2006年6月获哈尔滨工业大学材料加工工程硕士学位,2006年9月至今,哈尔滨工业大学材料加工工程专业博士研究生在读,师从刚铁教授,从事铝合金搅拌摩擦焊接头质量评价与性能表征方面的研究工作。
沙正骁:1985年出生。2008年6月获哈尔滨工业大学材料加工学士学位,2008年9月至今,哈尔滨工业大学材料加工工程专业硕士研究生在读,师从刚铁教授,从事奥氏体不锈钢缺陷检测方面的研究工作。 
    哈工大报讯(赵雪梅  沙正骁)古往今来,颂扬老师的文章不胜枚举,以个人奉献为我们诠释“师德”这一个词的老师也数不胜数,他们的事迹无不令人为之动容。现在,我谨代表焊接国家重点实验室无损检测与评价研究室4位在读博士、7位在读硕士和2位在读本科生,讲述我们的导师刚铁教授以身立教、为人师表的点点滴滴。在这里,你看不到华丽的词藻、跌宕的故事,因为真挚的情感和人性的光辉往往是由琐碎的情节折射出来的。 
   “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所谓“传道”,是指德行的熏陶和思想的教育。刚老师人如其名,是一个刚正不阿的人。他的正直不仅体现在时刻恪守自己的操守,也体现在学术研究上。组内每一位学生的毕业论文他都要严格把关,至少看三遍以上,大到试验设计,小到标点符号的修改,都要一一过目。包括别的研究室送审的论文,他都要把学生叫来,当面一一指出其中的纰漏,并要求改完再送来审查。他时常提醒我们做学问要严谨,要真实,可以得出错误的结果,分析为什么错,但绝对不能把错的说成对的,混淆视听。他从不干预学生发表文章时对杂志的选择,不为了发表高影响因子的文章而做假大空的学问。他总是要求我们立足于真实的实验现象,去发掘现象中最本质的东西,静下心来钻研,而不是浮于表面。作为一个老共产党员,刚老师的人格魅力闪亮得熠熠生辉,即使是生活中的小细节,也无时无刻不体现了他勤俭的生活作风和朴素的价值观。刚老师有一部手机,在我们开组内会议的时候它常常会响起。那是一部声音很大的手机,铃音也只是特别简单的8音和弦。有次老师放在桌上忘了带,我好奇拿起看时发现,那是很老式的那种屏幕上只有简单的绿字“中国移动”衬着单调的黑色背景的手机。回去和师兄师姐们谈起,他们都笑了,说这部手机在他们来之前刚老师就带着了。这么算起来,这手机应该用了五六年了。想一想也对,刚老师因为工作忙,需要处理的事务多,应该很早就买了这部手机以便于联系,竟然用到现在一直没有换过。掏出来看看自己的手机,已经是两年里的第三部了,换下来那两部都还很新,都扔在家里给父母用了,心里不由一阵惭愧。后来有次吃饭,我们开玩笑说老师你都这么有钱了也该换部手机了。刚老师兴致很高,说除非坏了,要不他不会换的。还说他这手机好处可多了,一是省电,充一次电能用俩礼拜;二是声大,不会漏掉重要电话;第三是抗用,摔了无数次了一点事儿没有,还能保持良好的工作状态。我们听了都哈哈大笑说老师您还忘了一条,还能防盗,这么旧的手机,贼见了都要绕道走。刚老师就是这么一个人,一个简单而高尚的人,一个善良而纯粹的人。他伟岸的身躯下,隐藏的是一颗质朴而崇高的心,每一个接触过他的人都为他的人格魅力所折服。在这个浮夸的世界和功利的时代里,他不仅用语言教育着弟子们,还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为他们树立了一座光辉的灯塔,指引他们在人生的航线上勇敢前行。
 所谓“授业”,是指使学生受到文化知识和技能方面的教育。无损检测是一项要求从业人员具有较高专业技能的工作,每一种检测手段对应着相应的检测设备。在科技日益发展的今天,检测设备也日益复杂、完备和先进。每一个新加入到实验室的学生,都会得到刚老师亲自进行的实验设备操作指导,包括设备的每一个细节以及实验室资源的共享。除此之外,每位学生的实验设计和阶段性实验结果,刚老师都会在第一时间把关,并详细讨论下一阶段的实验安排。作为一个负责众多科研项目、担任众多行政职务、指导13位学生的博士生导师,中午不休息、晚上指导学生实验到8、9点是经常的事。他对每位学生的课题进展了然于心,只要有不开会、不出差的时间,他都会挤出来指导学生的课题工作。我们都知道,实验室电话一响,肯定是刚老师要找学生讨论课题,被点名的学生都会带上笔和实验记录本,而通常这样的电话每天都会有三个以上。刚老师不单单是高屋建瓴地把握研究方向,实验中遇到的每一个小问题,学生都能得到他细心的指导,经常能看到师弟师妹拿着老师修改过的CAD图纸作图的情景。从刚老师身上,我们学会的不仅仅是如何解决实际问题,更重要的是如何做研究、如何做人。
 所谓“解惑”,指在传道受业过程中,学生总会遇到许多不明白的事,教师的任务就是解答学生在思想和专业方面的疑惑。进入实验室学习的学生都是20多岁的年纪,年轻、张扬却也逐渐面对各方面的困惑,有学习的、生活的、工作的、感情的,不一而足。就业问题是学生生命中重要的转捩点之一,每次面对这个问题,刚老师根据学生的意愿,提出自己中肯的建议,并竭尽全力去为学生争取机会。面对感情问题,刚老师更像一位慈祥的父亲,循循善诱,苦口婆心。学生们从年少轻狂到成熟稳重的每一步都刻有他的印记。现如今,刚老师的学生已经走向了社会的各个角落,他们偶尔会趁着出差的闲暇来这里看望自己的恩师。每当他们回忆起当年和刚老师一起工作和生活的情景,都发自内心的感谢刚老师。
 所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除了指导学生科研工作,更多的时候,他让学生们感受到的,是父亲般的关爱。07级硕士生吴暇由于意外摔断了大腿骨,不能正常活动,刚老师四处奔走联系,为他安排生活起居并给他买了轮椅和中午在实验室休息的备用床,在课题和实验方面也特别关注,悉心指导。每逢过年过节,刚老师都惦记着他的学生,端午的粽子和煮鸡蛋、中秋的月饼,每年都不落下;每次一起吃饭,他总担心学生吃不饱,吃不好。每次出差,不管国内国外,他都会给学生们带当地的特产和零食。他为我们付出的同时,却从不要我们回报。很多次教师节,为了聊表对老师的谢意,学生们都自发组织给老师买礼物,多次被老师拒绝。于是,组内教师节的庆祝方式逐渐演变成茶话会,由刚老师购买水果和零食,学生们仅仅是用一束鲜花表达感激而已。
    刚老师就是这样一个人,敬业、朴实、正直、真诚。在他身边,感觉不到浮躁的气息,有的只是从容、严谨和淡然。科学研究是崇高的,必须有人去探索;科学研究是艰苦的,必须有人去献身;科学研究是严肃的,容不得半点马虎。刚老师常对我们说,从事科学研究的人要有勇往直前的决心、脚踏实地的诚心、孜孜不倦的恒心和一丝不苟的细心,只有这样,才能对得起这份光荣而骄傲的职业。他是这么要求我们的,也是这么要求自己的。从他教过的第一批学生开始,他用自己的言传身教影响着一代又一代人。